颚式破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颚式破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炼就降伏病魔的火眼金睛

发布时间:2021-01-05 11:48:38 阅读: 来源:颚式破碎机厂家

炼就降伏病魔的火眼金睛

麻醉后的恒河猴正在进行CT扫描。冯丽妃摄  “最多还能在里面待7分钟,不然就会出问题。”在北京佑安医院核磁共振室,中科院动物研究所一位孙姓研究员一边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磁共振(MRI)扫描进展,一边盯着观察室里的白色时钟说。   此时,白色时钟上的指针定格在2012年11月27日下午2点53分。这意味着隔壁核磁成像室中接受扫描的第一只恒河猴进入磁共振成像系统检查已有23分钟;同时,也意味着它进入麻醉状态的时间已有23分钟。   “麻醉药药量极为关键,药量过浅它会动,就不能扫描成像;药量过深就会致命。”孙研究员解释说。   23分钟之前,研究人员刚给这只恒河猴注射了麻醉药,让它在40分钟内保持安定状态。然而,由于核磁共振系统在检测过程中会发出较大的响声,极有可能让这只恒河猴随时苏醒或死亡。无论是哪一种结果,都不是研究人员所想要的。   白色时钟上,秒针仍在一刻不停地沿着时光跑道奔跑,观察室里的每个研究人员都屏息凝神,盯着CT机扫描出的图像。   在过去的23分钟里,佑安医院影像科一名技师已经从头到脚、从骨骼到血管,完成了对这只恒河猴的全身扫描。最终,她的注意力停留在猴脑的MRI扫描图像上,试图抓住病毒对猴脑造成影响的每个细节。   这正是此次试验的关键目的:研究HIV病毒对人脑认知系统与记忆能力产生损害的机制机理。   捕捉“魔影”   探索治“艾”新模式   “HIV病毒对人脑运动和认知功能的损伤机理研究是当前全球艾滋病研究的难点与热点。”此次研究项目的负责人、北京佑安医院放射科主任、首都医科大学影像学系副主任、中国艾滋病性病防治协会艾滋病临床影像学组组长李宏军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由于艾滋病患者所携带的HIV病毒可以进入人体细胞核,甚至是染色体,可以对机体免疫造成巨大破坏。   “艾滋病毒可以攻击人体神经系统,导致痴呆。”美国罗彻斯特大学艾滋病研究专家乔凡尼·斯基菲多在11月10日于北京举行的第五届国际艾滋病临床影像学术会议暨第三届感染与传染病影像学术会议上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对1316名病例的诊断中,斯基菲多发现有2%的感染者因为HIV病毒感染而痴呆,近50%的患者因病毒对神经系统的侵蚀,导致记忆力以及认知能力不同程度的损伤。   李宏军在已逝世的HIV感染者标本中也发现,一些感染者脑部组织DNA片段中含有HIV病毒。“这证明HIV病毒可以进入人体大脑造成脑损伤。”他指出。因为在通常情况下,HIV病毒本身的攻击力却很弱,很难通过免疫屏障进入大脑。   李宏军解释说,在临床案例中,HIV病毒之所以可以进入人脑,是因为它以人体内的一种免疫细胞——巨噬细胞为载体,在被巨噬细胞吞噬的过程中,潜伏在巨噬细胞中进行病毒复制,最终反过来破坏巨噬细胞的免疫功能,造成大脑小胶质细胞损伤,甚至累及神经元。   “然而,HIV病毒在进入人脑后,是如何对人的运动和认知系统产生损害的?其形态与分子影像学特征是什么?与免疫水平、病毒载量及有关细胞因子的相关性如何?”这是李宏军的疑问,也是当前全球艾滋病研究者共同的问题,也正是此次恒河猴试验目的之所在。   通过伦理论证,此次研究共有三只恒河猴作为预实验研究对象,均来自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属人工饲养,它们均在一个月前被人工注射HIV病毒。此次扫描主要为了观察HIV病毒对猴脑的早期影响,是研究HIV病毒阶段性影响的部分试验。   扫描结果显示,HIV病毒在猴体内经过一个月的潜伏,并没有对猴脑造成明显的形态影像学变化,但功能及分子影像学变化要等数据处理分析后才能得知。在扫描结束后,三只猴子均存活下来。研究人员决定在三到四个月后进行第二次检查。   “由于免疫缺陷病毒对恒河猴的影响与其对人体的影响最为相似,所以选用恒河猴作为实验对象。”李宏军表示。   北京宣武医院在读博士赵博同时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恒河猴除了具有与人体比较相似的医学特征以外,而且价格比较低,一只猴子价格在一万元左右。除了白鼠以外,恒河猴是目前医学中较多选用的试验物种。   “动物试验可能会牵涉到伦理问题,但是这些试验的目的也是为了基础医学的突破,试验的成功将会挽救千百万人的生命。”李宏军表示。   事实上,对于李宏军来说,通过艾滋病影像学来捕捉艾滋病相关并发症在人体内的“魔影”,并非难事。作为我国艾滋病影像学的开拓者,在过去14年的研究中,他早已摸索出一套全面的艾滋病相关并发症疾病谱,并建立完成了系统的艾滋病并发症影像学理论体系。   “艾滋病影像学研究的是艾滋病相关并发症的影像学特征及其规律,揭示其本质,实现诊断和鉴别诊断,为临床治疗起到‘侦察兵’的作用。是艾滋病防治的重要举措和步骤。”李宏军介绍说。   通过形态影像学与功能影像学的有机融合,来检测HIV病毒及相关并发症对人体的损伤程度,在发病早期就可以发现艾滋病相关并发症的“雏形”,从而先发制“艾”,在发病早期有效地扼杀或控制病原,减少病症对感染者的折磨,实现提高患者生存质量,达到延长其生命的目的。   据他介绍,在临床中,95%以上的艾滋病患者都死于艾滋病并发症,而非艾滋病本身。因此,以前艾滋病影像学主要关注相关并发症对人体的影响。以此类推,此前HIV脑病也主要针对相关并发症研究,而世界上对HIV病毒本身对人脑的损害机理尚无定论。   因此,此次研究目的为HIV病毒本身对人脑的损伤的影像学特征及其机理。“此次研究成果将对阻断和治疗HIV病毒对人体的损伤提供新的评估模式,研究成果将会惠及全人类。”李宏军表示。   “携尸”赴任   “神探”“狂人”两相宜   当前,我国艾滋病影像学的发展在全球独领风骚。然而,如果时光倒流到14年前,当时我国与艾滋病影像学研究相关的文献资料几乎为“零”。   1998年,机会使然,当时仍在河南一所医学院校的附属医院里担任影像中心主任的李宏军遇到了一个特殊的病人。   患者是一位34岁的女性,常常头疼头晕。经过核磁共振检测后,李宏军发现患者脑部有一些呈环状、螺旋状、环里套环、环里还有更低密度内容物的病灶。   “病人大脑病变与常见疾病谱损害影像学特征不一致,也与临床症状不太一致,虽然整个脑部都是弥漫性脓肿,但是临床症状却很轻。”李宏军回忆说。   由于用常见的细菌感染、原虫感染或是病毒性脑炎引起的脓肿,都不能解释其发病原因,李宏军便开始仔细询问患者的病史、家族史,以及生活居住史。在经过血检化验后,他才发现病人的化验结果中HIV呈阳性。   “艾滋病感染者脑部为什么会发生脓肿?HIV病毒会让人脑产生哪些病变?”这例病人让李宏军一时间对艾滋病对人体可能造成的伤害产生诸多疑问;而作为一个医生,对艾滋病的了解居然也是一个懵懂人士,这也让李宏军感叹至深。   问题促使他去翻资料、找答案。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当时国内相关的影像、病理、解剖文献居然一篇也没有;而反观同时期的欧美等国,尽管当时还没有形成一定的理论体系,但1995~1998年已出现大量相关文献。   这些文献解除了他的疑惑:当机体感染HIV病毒以后,在体内潜伏5到10年,导致机体免疫力低下,使各种病毒乘虚而入,导致并发症发生。这位女患者的症状正是艾滋病脑并发症的表现。   国内相关研究资料的空白仍然让李宏军感到十分遗憾。于是,他下定决心,把研究方向从全科影像学转移到艾滋病影像学。没有资料,他便诉诸于最原始的研究方法,开始从身边搜集实例。   2004年,当李宏军历尽艰辛收集到23份病例后,完成了国内第一篇艾滋病影像学研究论文《艾滋病合并脑、肺机遇性感染的影像学诊断研究》。文章随即引起了我国已故影像学家、北京大学医学院教授李松年的注意。   李松年连寄四封信邀请李宏军来京,并请他参与自己编写的新版《现代CT诊断学》。   同时,在李松年的鼓励下,李宏军于2004年赴英国爱丁堡大学学习,专攻艾滋病影像学。   2006年,学成归国的李宏军正遇上国内局部地区艾滋病发病高峰期。这让他坚定了一个信念:把所有的热情都聚焦在艾滋病影像学研究这一个焦点上。他坚信,只要一个人把全部精力和热情都集中在一个点上,就能燃烧任何理想!   为此,在众多单位之中,他选择了河南一所基层医院。因为与其他单位相比,这里有较多艾滋病感染者,请病人复诊、回访都很方便。   然而,事情却远非如此简单。在医学上,影像仅是病理的表现,病理才是影像的基础。要从演变机制上揭示艾滋病影像学的复杂性、多元化,就必须从基础解剖学做起,通过病理印证阐述其本质。   由于买卖尸体在国内属于违法行为,国人“入土为安”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李宏军首当其冲面临的问题就是没有尸体标本可供研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绞尽了脑汁。   最终,李宏军的真心换来了患者们的感激与信任,很多患者主动提出愿意捐献遗体。由于大多数艾滋病感染者家庭条件都不好,李宏军时常把微薄的工资用于资助患者们往返治疗的路程费用,还申请院方免费给他们检查、提供建议,提高感染者的生存质量,时间一久终于打动了患者。   为了研究,李宏军亲自扛过感染者的尸体。2006年,一位同意捐献遗体的感染者去世后,他请人去抬尸体,然而,所有人都望而却步。最后,他费了很大功夫才劝通一名垃圾工人帮他一起抬。   至今,很多人依旧谈“艾”色变。李宏军表示,只要了解公认的艾滋病毒三种传播渠道:血液传播、母婴传播以及吸毒互用针头以后,用科学的方法与感染者相处,就不必害怕被传染。   “老虎再厉害,也有人把它们当宠物;关键是要找出问题的本质,并采用适当的方法与之相处。”他指出。   由于工作出色,李宏军以特殊人才身份被调往北京佑安医院担任放射科主任。2007年10月,他带着近十年来在河南收集的二十多具感染者尸体标本及40余箱研究资料到佑安医院走马上任。   职务晋升及岗位调动并没有让他放弃对事业的追求与执著,反而使他更加拼命,一周七天“连轴转”对他来说只是家常便饭。为此,在佑安医院,李宏军多了几个外号:艾滋病并发症侦查“神探”;科研“狂人”;也有领导直接叫他“拼命三郎”。   放眼国际   领衔传染病影像学发展   现在,佑安医院已经建立了传染病网站,联合国内76家传染病医院,开通了全国网络会诊平台;并且拥有集影像学、病理学、症候学、检验学、诊断学等“五位一体”的全球最大感染者样本资源库。   “我们的样本库中,艾滋病与乙肝样本均居全球首位,是包括港、澳、台在内的大中国地区唯一被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认可的样本库。”李宏军自豪地说。   事实上,2006年,李宏军归国之初,便为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即科研必须有创新。他将创新归纳为三个层面:大样本、新见解与新的统计方法,尤其是建立全球范围最大的HIV病毒感染者相关资料样本库。   初到佑安,他便雷厉风行,建议医院建设艾滋病影像学数据库。截至目前,佑安医院共收集全国5000余例感染者数据,居全球首位。   正因为丰富的研究实例与大量鲜活的数据,在他主编的12本研究专著中,《实用艾滋病影像》、《实用传染病影像学》、《甲型H1N1流感影像学—基础与临床》等书籍一经出版,便受到国内外学者的称赞。   近期,德国Springer出版社也向李宏军发出邀请并立项资助,希望他转让以上三部作品的版权,以英文文字出版,面向国际发行与推广应用。   同时,不久前,李宏军因《艾滋病影像学与病理基础研究》课题,荣获2011年度中华医学科技奖二等奖;近期,该项目再获北京市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各种名誉纷至沓来,然而李宏军的研究劲头一如既往。“国外著名的出版集团对相关书籍的推广,说明我们的研究成果在国际上处于领先水平,然而科学研究永无止境。”他表示。   他给自己设定的下一个目标是,以走向国际为契机,作出国家法定的39种传染病影像学的诊断技术指南及参考标准,引领国际传染病影像学的发展。   这绝非空谈,事实上,他距这个目标不过咫尺之遥。经过十多年的研究与两年多的编纂,他所设想的国家法定39种传染病《实用传染病影像学》一书书稿现已完成,稿件共250余万字,2000余幅宝贵图片。在Springer出版社希望出版的书目“菜单”中,这本书也赫然在列,很快将面向国际发行。   放眼长远立目标,这似乎是李宏军的一个特征。作为一个地方附属医院医生,他胸怀的是国家相关领域的研究;当成为中央级传染病医院医生时,他又开始放眼国际。   下一阶段,他的目标包括建立国际感染与传染病影像学学会、创办Springer《传染病影像学杂志》英文版等。   他希望通过建立国际传染病影像学会,进入世界卫生组织;通过《传染病影像学杂志》与国际同行进行学术交流,并将研究成果惠及全人类。   不过,这对于李宏军这个“实干家”来说并非难事。现在,国际影像学会委员与副委员的选举条件已经提出来了,学会建设也已被正式提上日程。他希望明年6月27日在上海举行的第六届国际艾滋病临床影像学术会议暨第四届感染与传染病影像学术会议上,学会可以正式启动。   当问起是否担心影像学会主席一职被国外专家捷足先登,李宏军信心满满地表示:“只要我们做得扎实,就不怕别人动摇我们团队在传染病影像学方面的地位。再说我们的目的是要做出有益于人类健康的事情,而不是为了谋取某个职位。”   “你感觉幸福吗?”问及这个时下流行的问题,李宏军的答案也很肯定。   “一个人如果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且能够有条件去做,那么你就是最幸福的人。”李宏军笑着说。他十分感谢妻子这些年来在背后默默给予的支持和理解。 (本报记者冯丽妃)  《中国科学报》(2012-11-29第3版深度)

福州工业设计

张家界工业设计

延边工业设计

巴中工业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