颚式破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颚式破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关于瓦鲁班战役的评价如何有着怎样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0-12-25 04:49:15 阅读: 来源:颚式破碎机厂家

关于瓦鲁班战役的评价如何?有着怎样的影响

正确的作战指导

1.掌握追击时机

当我新编第22师所属各团分别突入孟关,与日军展开肉搏战时,日军败象已现,且阵地亦有逐渐动摇迹象,我驻印军指挥部即研判日军将向南溃败,故在攻克孟关後,即刻下令战车营协同新编第22师向瓦鲁班败退之日军发起追击,力求捕歼敌军於瓦鲁班以北地区。综观此次追击之所以能够成功,在於指挥官能深谙“追击须看破好机,断然开始,不容敌从容脱逃而逸失捕歼敌军良机」之理;及时掌握追击时机所致。

2.追击部队的编组恰当

在追击部队的编组方面,我驻印军总指挥部采取至当的步、战、工兵部队的混合编组,下令战车营(配属工兵)协同新编第22师沿宁库卡、昆年卡向瓦鲁班败退之日军发起迂回追击,使得败退日军在方抵瓦鲁班附近地区,於立足未稳之际为我追及而捕歼。

3.贯彻锲而不舍的追击精神

当孟关为我攻克,日军向南溃败之际,我指挥官(军长及新编第22师师长)均能掌握此追击良机,不顾部队激战後之疲困,断然发起追击,以求全胜。再者,担任追击任务的战车营,在追击途中面临密布的原始森林及溪河时,并未因地势险恶、不利战车的机动而放弃追击行动,反而克服艰难,以锲而不舍的追击精神,不顾恶劣的外在因素及精神的疲惫日以继夜紧追在後,最後终能於目标区─瓦鲁班前之原始森林内拦截敌军师团指挥所而摧毁之,并协力友军围歼日军残部於瓦鲁班地区,达成追击的任务。

卓越的指挥

指挥官为全部队之表率,其德艺足以影响部队精神战力消长及作战成败,尤於惨烈战斗中,更须勇猛沉着,从容指挥,方能凝聚战力,克敌致胜。这种指挥官的特质,在本次战役中,从我战车营各级指挥官在面临突发事故的情况下,所展现出的卓越指挥便可充分的看到,如3月8日1610时,当战车营超越步兵,向瓦鲁班追击途中,先头连在遭受日军战防炮之伏击时,该连连长不但未为之所阻而延误战机,反而沉着应战,即刻以火力迅速摧毁伏击之日军战防炮,继续向预定目标追击;此外,当全营续向瓦鲁班目标追击前进,在进抵距离瓦鲁班约2公里附近森林中时,忽然发现日军第18师团指挥所及仓皇从中窜出之日军官兵;我战1营赵振宇营长当机立断,掌握战机,立即对师团指挥所内之日军发动攻击,一举摧毁了日军第18师团指挥所,奠定了战胜的基础,致使日军先前所部署於瓦鲁班的部队,在顿失指挥中枢的情况下为我所歼灭。

官兵士气高昂

战力由精神力及物质力综合构成,而“人」则为战力决定性要素。抗战期间,我派入印缅之远征军,大都为响应先总统蒋公之“十万青年十万军」号召下从军之青年学子所编成的“新军」,全军官兵知识水准极高且心怀杀敌报国之热忱,由於官兵素质整齐、士气高昂,再加上部队训练落实,故在印缅对日的作战中,能以高昂的士气及精湛的武艺,充分发挥有形战力於极致,屡战屡胜并重创日军而扬威国际。

作战物资充足

装备精良与否,攸关战力的高低。1942年2月间,我远征军(第5、6及66军)首度入缅支援英军作战,最後就是在日军精良的武器装备打击下作战失利而被迫退守中缅边境。1943年10月,对日抗战後期,我印缅远征军在全面换装美援装备後,再次入缅对日作战,此番的国军与日军在战场的对决,无论是在火力上或部队的训练上,我军作战能力的大幅提升,实已有别於往昔,尤以新成立之各个战车营均使用美制最新型之M3A3战车,战力更是超越了日军,而使之惊骇不已;是故,在“反攻缅甸」初期对日各场战斗,我远征军作战的卓越表现,已令盟军刮目相看,同时造就日後“瓦鲁班战役」等之辉煌战果。

正确的情报判断

瓦鲁班战役能获得胜利,我参二正确的情报判断功不可没。3月5日,当我军在围攻孟关期间,我驻印军总指挥部在截获“日军即将退却瓦鲁班地区」的情报下,能结合当前孟关守敌在我猛烈攻击下所产生之“阵地动摇」的迹象,立即对日军可能退却及退却的路线与目的地做一明确判断及指示,通报新编22师战车营向瓦鲁班实施追击,也由於情报判断的正确,故我军在攻克孟关後,对於战败日军退却的路线与目的地之追击任务,方能精准有效的达成。

良好的战术配合

1.步兵协力战车完成渡河点的开设

我军在发起追击的过程之中,各兵种均能充分的发挥协同合作及相互支援的作战精神。首先是在追击之初,当追击部队行经昆年卡东侧原始密林时,突遇南比河横亘於前,阻碍了战车营的机动,随伴的步兵营及工兵,立即完成南比河渡河点的开设,使得战车营在步兵及工兵的支援下,能顺利克服此一溪河天然障碍继续执行追击的作战任务。

2.战车交付步兵既得之战果

在黄昏前,当战车营超越步兵,向目标追击前进,距瓦鲁班西北约2公里附近林中时,突遇日军第18师团指挥所,我战车立即对日军发动攻击,除摧毁指挥所及歼灭大部日军外,并一举占领该地区及其附近要点,由於时已夜暗,日军已於瓦鲁班地区构筑工事实施防御,加以战车无夜战能力且急须整补,无法乘胜再行攻击,遂将既得之战果及警戒任务交付随後而至的步兵66团第1营接替,战车营方於步兵营的掩护下就地整补,完成翌日再兴攻击的准备。

3.战车前导的攻击行动

我在缅北对日的作战中,有关於步、战间的密切协同及合作无间的表现,就属“瓦鲁班战役」中的表现最为卓越。3月9日晨,我军於追击末期,在对瓦鲁班的守敌攻防战中,战车第1营协同友军向据守瓦鲁班之日军第18师团残部发起攻击时,一马当先的冲入敌阵。激战中,我战车营充分发挥了强大火力、机动力及震撼力的特性,反覆蹂躏战场,不但造成日军大量伤亡,同时亦冲跨了日军防御体系。此际,步兵亦在战车前导的攻击下,向惊慌失措的日军发起冲锋,未几,除极少数的日军向南逃逸外,瓦鲁班终为我军所攻占。

七、出敌不意,攻其不备

兵法有云:“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故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微乎微乎!至於无形,神乎神乎!至於无声,故能为敌之司命。进而不可御者,冲其虚也......瓦鲁班战役的成功,除了诸多因素外,我战车营“出敌不意,攻其不备」之穿越原始森林,出乎日军意料之作为,实为主要关键所在。孟关至瓦鲁班之间,为一蛮荒之地,地区内地势险恶,原始森林密布,溪流横亘其间,在日军的判断认为,我军绝对不可能会取道而行,更何况是装甲部队的穿越通行;是故,其认为师团指挥所设置其间,不但可依仗山林溪河的屏障,亦可获致原始森林的隐蔽而安全无虞;未料,事与愿违,我军在发起追击时,不但充分运用此一蛮荒险恶之地为主要追击路线,更以战车营为主编成的追击部队率先强行穿越,此一出乎日军意料之外的穿越原始森林作为,最後不但奇袭了其师团指挥所,亦使得仓促部署於瓦鲁班的防御日军在顿失指挥中枢的情况下,为我追击部队所歼灭。

战局的影响

一、日军方面

1944年3月,由於我入缅远征军继孟关之役击破日军第18师团主力,及发起追击途中,战车第1营在一举摧毁其师团指挥所後,复於“瓦鲁班战役”中,协同新编第22师主力围歼日军残部於瓦鲁班地区,重创了日军号称“森林战之王”之第18师团,第18师团战力亦因之残破而一蹶不振(尔後所见之第18师团,乃为重新整编而成,在战力方面已不如往昔),也由於该师团的败退,不但瓦解了日军“暂时退守瓦鲁班,再图反扑”的作战企图,打乱了日军第33军於缅北的作战部署,更直接影响了日本缅甸派遣军於缅甸的布局;自此,驻缅日军因而陷於战略不利的态势,并埋下日後全面溃退的败因。

二、盟军方面

1942年2月,日军挟优势战力进攻缅甸,仰光失守,英军危急,我府应英国政府之要求,派遣国军劲旅远征缅甸,与盟军初次并肩作战,後因英军的怯战及敌我战力优劣显着的差异,盟军因而失利,我军退守中缅边境。1944年3月3日,我驻印军在换装完毕後奉命协同英、美友军反攻缅甸。由於我军於缅北作战的英勇表现及屡挫日军(尤其是瓦鲁班战役中重创日军第18师团),成功的箝制日军主力,大大配合了英、美友军的作战,使计划得以顺利进行,对战局情势之扭转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亦使得盟军最後终能实现“先进攻缅甸……然後逐次向马来西亚及泰、越、南洋进出……以澈底击灭敌军,恢复东南亚及太平洋一切失地……”的对日攻势计画,获得最后胜利。

结论

1944年间,我远征军再度入缅支援英、美盟军的对日作战,在多次的作战中,无论在指挥官的作战指挥或官兵的战斗意志上,我均予以一向骄纵的日军一记重击,尤以3月5日─9日的瓦鲁班一役中,更重创日军最骁勇善战的第18师团,不但使得驻缅日军司令部大为震惊,亦因之埋下日军尔後於全缅作战的败因;我军於“瓦鲁班战役”中的卓越表现,不仅获得英、美盟军对我军的钦佩及赞美,更使得驻缅日军震惊之余在对我军战力重新评估後,自此不敢再心存小觑;综观其对全缅战局之影响,实远甚於军事上的胜利。是故,此一名震中外的“瓦鲁班战役”,在我抗战史上,不但可谓为我最辉煌的一役,亦为我装甲兵之建军史上,最永志难忘的光荣史迹。因此,在“瓦鲁班战役”胜利57周年的前夕,除缅怀远征军此一忠勇壮烈、可歌可泣之史实外,更应效法其勇猛无畏战斗精神,再创我国民革命军之光荣传统。

海南省眶内纤维组织细胞瘤医院

贵阳市流泪医院

安徽省家族性幼年性结肠息肉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