颚式破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颚式破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大伟页岩气市场放开必须监管到位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08:38:54 阅读: 来源:颚式破碎机厂家

张大伟:页岩气市场放开,必须监管到位

中国页岩气网讯:——专访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大伟

技术不是制约页岩气勘探开发的关键问题

中国能源报:页岩气投资主体多元化需要改革和创新管理制度,在技术上是否也存在难点?就国内而言,非油气企业并不掌握勘探开发技术,而页岩气勘探开发难度更甚于常规油气。

张大伟:技术不是制约页岩气勘探开发的关键问题。多年来,中国在常规天然气和低渗透气藏勘探开发上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特别是致密油气开发方面已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这些技术积累,为页岩气勘探开发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目前,在中国起码有近百来家拥有相关技术的外国公司等着市场开放。国内企业只要有资金、资质,与国外企业合作,用国外先进技术,很快就能取得突破。技术是有周期的,现在新的技术不断出现。就页岩气而言,不同盆地的页岩是不同的,即便是在同一盆地,页岩也是不同的。外国技术引入到中国,同样需要适应期,也有“水土不服”的问题。美国页岩气领域中小公司非常多,通常是一个小公司在某一个盆地,一干就是很长时间,对该盆地达到了如指掌的地步,获得比较好的产出效益。但这家公司的技术拿到其他盆地很可能就要经历一个适应期了。

中国能源报:受益于常规油气领域的多年积累和区块优势,中石油、中石化等大型石油央企是否在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中最具竞争优势?

张大伟:根据全国页岩气资源潜力评价和有利区优选的结果表明,中国页岩气资源的有利区77%都在国有石油企业已登记的油气区块内。可以说,他们具有很大的优势,应当成为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的主体,况且他们还具有常规油气勘探开发的多年积累,竞争优势显然很明显。但是,市场放开后,这些大型石油央企也面临着区块招标出让和技术服务的市场竞争压力。

应建立页岩气勘探开发大型示范工程

中国能源报:现在电力企业在关注页岩气,煤炭企业也在关注页岩气,社会各界也在关注页岩气,媒体更是对页岩气“宠爱有加”。我国是不是出现了“页岩气热”?

张大伟:我不认同这种说法。页岩气是很热,但目前还只是热在口头上,真正投入的很少。国土部做全国页岩气资源潜力评价,国家财政也仅投入5800万元。目前,国土部也仅完成招标出让2个区块,你说热在哪里?

目前,中石油也仅是在长宁、威远、昭通和与荷兰壳牌合作的富顺-永川区块重点开展工作;中石化页岩气勘探刚起步;中海油只在安徽有一个区块,目前仅完成200公里的地震勘探,4口浅井作业,按照1公里地震10万元,一口井打井费用不足100万计算,总投入不过3000万元左右。有人说页岩气热了,我不同意。只能说,在页岩气勘探开发起步这个特殊时期,允许有个各方讨论争论的过程。

中国能源报:那么如何才能把口头上的热转化为实际的行动呢?

张大伟:我个人认为,中国页岩气勘探开发应该建立一个大型示范工程。当年美国政府职能部门牵头在其国土东北部的宾夕法尼亚州和纽约州周边发起并实施了针对页岩气研究与开发的东部工程。国家集中优势资源力量进行科研攻关,出成果后向美国本土的48个州辐射。我国既然处在起步阶段,也应该实施示范工程:在页岩气资源问题、技术问题、政策问题、水资源问题、环保问题、监管问题以及政策扶持等各方面进行先试先行,不断积累经验,带动国内其他地区的勘探开发。

我给你算笔账:如果2020年我国页岩气产量要达到1000亿方,区块面积至少需要十几万平方公里,而在这十几万平方公里的区块中必须打1.5万口井才能保证上述产量。1.5万口井的作业成本约为4000亿-6000亿元人民币,页岩气的产能能维持20-30年。

川渝黔鄂湘五省是我国页岩气资源最好的地区,地质条件与美国最为接近,为海相页岩,这些地区页岩气资源量占到全国资源量的60%。上述五省加上云南和广西部分地区共50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内,中央政府进行统筹,地方政府、区块企业等联动起来,就能保证目标产量的大部分,其他地区努把力,全国产量也就上去了。

页岩气破垄断或改变能源格局

中国能源报:国土资源部于2011年7月进行首轮页岩气探矿权竞争性出让;2011年年底前,经国土部申报,国务院批准页岩气为新的独立矿种。作为该矿种的申报人之一,您认为,页岩气被确定为独立矿种具有什么样的意义?

张大伟:页岩气成为独立矿种,为多种投资主体进入该领域创造了机会。按照我国现行法规和油气矿业权管理制度,只有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延长石油四家企业,才能从事常规油气勘探开发活动。赋予页岩气独立矿种地位,意味着油气勘探开发领域的长期垄断格局即将被打破。页岩气作为独立矿种,得到了油气和非油气企业,特别是资金实力雄厚且准备进入这个领域的非油气企业的欢迎,这符合国家利益和企业利益。

页岩气是经地质作用形成的自然资源,在成藏和富集上并不规律,在地下储藏也是不规则的。由于规模效益有限,部分偏远区块的资源和处于开采边际的资源,更加适合中小企业开采。实际上在煤炭开采上,我们遇到过类似状况,即小煤窑问题。小煤窑需要辩证地看待,人们不能抹杀其在中国当年经济发展时期所发挥的历史作用,特别是保障能源供应和平抑煤价的作用。小煤窑在管理上的确存在安全隐患,但其对中国能源供应的贡献是巨大的,不容忽视的。煤炭的成藏和分布在某些地区同样很不规律,例如贵州境内除六盘水煤矿之外,多数属于蜂窝式,大企业的大型机械无法进入矿区采掘。然而不采就会造成资源的浪费,页岩气也是如此。

确立页岩气的独立矿种地位,实质上是为下一步的市场放开搭桥铺路,鼓励各类企业进入,充分利用地下资源。

中国能源报:国家为何对页岩气矿业权管理制度改革寄予厚望?

张大伟:在我国,页岩气矿业权管理制度改革创新非常重要,这不仅是页岩气本身的问题,而是关系整个国家油气资源管理体制和能源供应安全问题。以页岩气矿业权管理制度改革为切入点,先行先试,不断探索,总结成功经验,进而促进整个能源管理体制实现创新,最终打破垄断,导向变革。

页岩气管理制度和机制等方面设计完善,不仅可促进页岩气自身的勘探开发,尽快落实储量,形成产能,而且对我国常规油气改革也将起到重要的先导示范作用。如果常规油气资源也能破除垄断,我国油气产量可能会在现有基础上有较大幅度的提高,我们对页岩气矿业权管理制度的改革充满信心。

中国能源报:去年底至今年初,五大电力中,相继有华能、华电与地方企业或政府签署了有关页岩气的合作框架协议。页岩气勘探开发允许投资主体多元化的时机目前是否成熟?到底还需要哪些必备条件?

张大伟:我认为,市场放开,必须监管到位,这两项都是政府的职能,是一对“孪生兄弟”。多元投资主体进入页岩气勘探开发领域之后,必然会带来庞大资金量。据我所知,目前五大电力集团,大型煤炭企业如神华、中煤等能源企业,以及新疆广汇、新奥等从事下游油气业务的大型民营企业,甚至部分房地产企业均有意进入页岩气领域。按照国土部的要求,具备一定资金实力和气体勘查资质即可进入页岩气领域。市场放开是好事,但政府部门的配套制度和措施要跟上。页岩气勘探开发具有高风险、高投入的特点,投资该领域需要承担各种风险。除此之外,页岩气勘探开发过程中还涉及水资源问题(压裂需要水),这就要征询水利部的意见;涉及环保问题,环保部对地下水监测有何要求;涉及土地问题,国土部如何审批;涉及到输气管线的问题和第三方准入问题。

如果制度设计不到位,非油气的企业一哄而上,碰到挫折退回来,再要重新投入就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周期,中国页岩气发展就会因此而滞后几年。由此可见,页岩气市场放开,需要进行顶层设计,需要多个部门通力合作。美国就是有7个部委在监管页岩气勘探开发的相关事宜。

昆明压砖机

广东光纤

海南饲料级蛋氨酸价格

江苏永康一氧化碳报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