颚式破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颚式破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两百块钱买的血玉镯夜里跳出鬼新娘下-【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45:38 阅读: 来源:颚式破碎机厂家

v>

第七章、妈妈来了(一)

何沅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妈妈已经在那里坐了好久了,辅导员程老师坐在对面,一见到何沅进来,满脸严肃的说道:“何沅你怎么才来,妈妈都在这儿等了你好久了。

何沅看了看妈妈,问道:“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有事吗?”

何妈妈“哼哼”笑了两声道:“我来找你当然有事。我还以为你躲到天上去了,到处找你找不到。还好明轩那孩子实诚,告诉了我你在这儿,否则,我估计这辈子都找不到你了。”

何沅报考志愿的时候,妈妈并不知道。她可以说是自作主张来的这个学校,报的这个专业。

何沅冷冷的说道:“你一天到晚只知道挣钱,连我哪年高考都不知道,也难怪你会找不到我。”

程老师一听何沅的话,忙制止道:“何沅,不许这样和妈妈说话。”

何沅没有吱声,倒是何妈妈冷笑了一声道:“罢了,我早就习惯了。何沅,实话和你说吧,我这次来是来给你办理转校手续的。我给你另选了一个好学校,好专业,你赶快收拾一下。”

“什么?转校?”何沅大吃一惊,“我已经注册了,还转什么校?”

何妈妈笑道:“中间各个关系我已经给你打通了,就只差这一个手续了,你若不信可以问问程老师。”

何沅疑惑的看着程老师,却见程老师艰涩的点了点头:“***妈的意思是这样,不过何沅,我们还想征求一下你的意思,毕竟这件事与你直接相关。”

“我不转,我就喜欢这个学校。”何沅怒道。

“你不转也得转,钱我已经花了,你可不能给我浪费。”何妈妈说道。

听到妈妈这么说,何沅更是气愤:“钱钱钱,你就知道钱。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意思。”

何妈妈冷笑一声:“我做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吗?要不是看在你是我亲闺女的份上,我才不舍得花这么多钱呢!”

程老师见到母女俩的样子,知道是积怨已久,便劝解道:“何沅妈妈,既然这事何沅不愿意,还是在重新考虑考虑的好。”

“不用考虑。”何妈妈打断程老师的话,“我是***,我说了算。”

何沅听到这话,眼泪哗哗就下来了:“我妈,你这会儿想起你是我妈了,早干什么去了。“说罢又看着程老师说,“老师,我不转,绝对不转。”说完便推门跑了出去。

程老师看着何沅的样子,只得对她母亲说道:“何沅妈妈,既然何沅不愿意,还是作罢吧。我们学校虽不比您看中的那所学校,但也是重点呀。”

何妈妈道:“这事可不能作罢。程老师,何沅那儿我去和她说,您就别掺和了,我女儿的前程可耽误不起。”

程老师一听,忙说道:“什么叫我耽误孩子前程,我这可是为了何沅着想呀。你是何沅妈妈,就不能考虑一下孩子的感受吗。”

何沅妈妈却摆摆手:“算了,我不和你说了,我自个找何沅去。”说罢便转身离去,留下程老师一个人在办公室重重的叹息。

何沅回到宿舍,唐兮云正在那里唉声叹气。

“你怎么了。”何沅问道。

“哎!”唐兮云长叹一声,“刚从恶鬼的手里逃出来,又落到了老程的手里。你说我们逃了这么多次课,怎么偏偏这次被抓呢?”老程便指的是程老师,唐兮云一向这样称呼他。

“怎么,你被罚了。”何沅问道。

唐兮云瞅了瞅她,道:“不止是我,还有你,估计也有那暴发户。三千字检讨,明天上午交到导员办公室。”

“知道了。”何沅淡淡的答应着,心里却着实烦躁,镯子的事情还没弄清楚,眼下妈妈又来逼着自己转学,这可该如何是好。

“喂,小沅。”唐兮云神秘兮兮的问道,“今天那帅哥是你男朋友?”

何沅一愣:“你是说陆明轩?”

唐兮云点了点头。

何沅道:“不是,应该算是发小,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是很好的朋友。”

“是吗?”听到何沅这么说,唐兮云几乎两眼放光,“小沅我跟你说,那陆明轩可是件古物呀,实在不可多得。”

“古物?”何沅还是第一次听见别人用“古物”来形容一个人,但一想那唐兮云是个“古痴”,倒也就不足为怪了。

“是啊,绝对的古物。”唐兮云一脸陶醉的样子,“你看他器宇轩昂,温文尔雅,又是法学院的,精通律法,可不是件古物吗?”

何沅摇了摇头,心想那唐兮云又开始花痴了。不过那陆明轩也确实是个亮眼的帅哥,唐兮云的花痴也就可以理解了。

两个人正说着,门“啪”的一声开了,何沅一回头,原来又是妈妈。

“你怎么到我寝室来了。”何沅说着,看了看惊讶的室友,“我妈。”

何妈妈笑道:“来找你谈谈转学的事情呗。程老师那里谈不好,我们就到你宿舍来谈。”

“什么?转学?”听到这两个字,不仅唐兮云吃惊,连沉默读书的王君君也惊讶的抬起了头,“小沅,你要转学?”

“没有的事儿。”何沅忙摇头说道,又急忙拉着妈妈往外走,“我们出去说。”

何沅把妈妈领到了七层,这里向来安静不会有人过来,而且顾盼盼的事情也已经解决,不会再出现了。

“我不转学。我的分数根本去不了那个学校,若是你用钱硬把我塞去,我以后还怎么见人。”何沅愤愤的说道。

“幼稚!”何妈妈道,“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你别理就是了。你只管好好学,将来拿到名校毕业证,不仅工作好找,说出去也风光。你看看你现在这个学校,说出去我都嫌丢人。”

“你嫌丢人就别跟人说我是你女儿。”何沅气愤道,“你从来就只顾你自己,何曾想过我的感受。我告诉你,我就是不转学。”

“你……”何妈妈正想继续劝阻,却在无意间看到了何沅手腕上的镯子,“这个镯子,怎么会戴在你的手上?”何妈妈一脸惊讶。

“你认识它?”何沅没有想过这个镯子会与妈妈有关。

何妈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是我们家的家传镯子呀,你是怎么找到的?”

“家传镯子?”何沅大惊,“那我之前怎么没见过?”

何沅妈妈道:“二十年前迫于生活拮据,我把它给卖了,没想到二十年后它居然又回来了。”

“卖了?”何沅一阵冷笑,“这倒像你的作风。”

偏头痛癫痫是怎样的

杭州妇科哪个医院看的比较好

温州包皮过长不做手术的危害

杭州可视无痛人流跟无痛人流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