颚式破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颚式破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巨量解禁潮会使银行股雪上加霜吗

发布时间:2021-10-20 22:01:14 阅读: 来源:颚式破碎机厂家

巨量解禁潮会使银行股雪上加霜吗?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今年待解禁银行股数量为225.57亿股,市值为1228.37亿元。巨量解禁,对处于大面积“破净”的银行股有何影响?一季度银行业的业绩超预期,为何银行股却深陷低估值泥潭?

今年以来,已经有10家银行股限售股解禁,解禁市值为275.72亿元,不过,更大的解禁规模还在后面。

根据数据,今年还有8家银行股的限售股待解禁,待解禁市值为1228.37亿元。大规模的解禁会让目前已经大面积“破净”的银行股股价雪上加霜吗?

浙商银行解禁“砸出”股价新低

根据Wind数据,目前已有限售股解禁的银行分别为紫金银行、青岛银行、郑州银行、张家港行、成都银行、西安银行、兴业银行、江阴银行、杭州银行、浙商银行等,除了兴业银行、浙商银行是股份制银行外,其他均为城商行、农商行。

据了解,今年要解禁的银行股中,浙商银行、渝农商行和邮储银行是从H股回A股的银行,截至目前,浙商银行已经进行了解禁。

5月26日,浙商银行解禁4.28亿首发机构配售股。解禁当日,浙商银行收盘时股价为3.4元/股,比去年11月26日IPO发行价4.94元/股下跌31.17%,解禁“砸出”股价新低。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稳定股价,浙商银行5月20日曾发布公告,截至5月20日,浙商银行11名高级管理人员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增持浙商银行股份538300股,增持金额合计人民币218.43万元。

解禁对银行股影响有限

根据数据,截至目前,今年要解禁银行股的银行还有邮储银行、苏州银行、浦发银行、渝农商行、常熟银行、宁波银行、浙商银行、北京银行,待解禁的股份数量为225.57亿股,待解禁市值为1228.37亿元。

待解禁的银行中,除了邮储银行和浦发银行,其余都是城商行、农商行。其中邮储银行将在6月10日和12月10日分别解禁一次,且邮储银行解禁股份的市值最高,为422.49亿元。

从待解禁银行的解禁股份类型来看,邮储银行解禁股份类型为首发一般股份、首发机构配售股份,苏州银行、常熟银行、浙商银行为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浦发银行、宁波银行、北京银行是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份,邮储银行是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首发战略配售股份。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银行股正大面积处于“破净”状态,限售股解禁或将使银行股价面临更大压力。已经解禁的10家银行中,除了紫金银行的市净率没有“破净”,其他银行几乎全部“破净”。截至目前,紫金银行市净率为1.01倍、青岛银行、郑州银行、张家港行、成都银行、西安银行、兴业银行、青岛银行、杭州银行、浙商银行的市净率分别为0.97倍、0.70倍、0.89倍、0.77倍、0.92倍、0.65、0.97倍、0.66倍和0.51倍。

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认为,目前银行板块估值较低,减持不利于股东的投资收益,从当前时间节点分析,解禁对银行股股价影响并不大。

有市场人士表示,目前持有上市银行“首发原股东限售股”“首发机构配售股”的机构多是战略投资者,短期内减持离场的可能性不大,总体来看,银行股首发解禁对大多数银行来说,影响有限。

银行股为何深陷低估值泥潭

近期发布的银行业财报数据则堪称亮眼。数据显示,一季度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6001亿元,净息差为2.10%。截至一季度末,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为1.91%,拨备覆盖率为183.20%;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88%、11.94%和14.53%。

国信证券分析师燕翔统计,上市银行整体2019年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6.4%,2020年一季度同比增长5.4%。横向对比来看,银行业要远远好于A股市场其他行业上市公司盈利表现,剔除金融地产外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全部A股的利润增速分别为-4%和-53%。

同时,用另一个重要指标ROE度量银行业的基本面,也能够得到同样的结论。2020年一季度银行行业整体ROE为11.5%,较之前有所下降,但同期全部A股非金融两油的ROE降至6.8%的低位。从绝对水平来看,银行业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确实是远超A股整体的

可股价表现却恰恰相反,2018年底至今,银行指数的超额收益不断下降,显著跑输大盘。

与此同时,极低的估值却并没有换来机构的青睐。天风证券统计数据显示,公募基金2020年一季度对银行板块的重仓比例还在下降。从2019年四季度的7.07%降至2020年的4.67%,而近期的高点则需要追溯到2018年一季度。

都说股价表现取决于对未来的预期。确实,资产增速放慢、杠杆率降低、更重要的是在全球低利率环境下,银行业将承受净息差长期收窄的压力,而息差又是银行最主要的收益来源,这些负面因素让银行业的未来持续盈利能力备受市场质疑。

然而,就只有这些原因吗?

分析显示,至少首先不是业绩原因。因为银行业的行情一直和业绩关系不大。参考天风证券的统计,2010年以来的三次银行板块最大涨幅分别是2012年12月至2013年1月、2014年11月至12月、2018年1月,但期间银行板块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及ROE却都处于下行或平稳趋势。

换句话说,作为百业之母,市场对银行业一直有其他的担心。

安信证券的报告给出的原因是“市场对资产质量的担忧”。即在市场看来,银行股的每股净资产并没有账面上那么多,可能被隐藏的、或者即将生成的不良侵蚀掉,所以要对银行股打折定价。

市场的担心有多强?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安信证券的报告引入一个指标“估值隐含不良率”。经过层层分析论证后却发现,破净的银行股估值已不能全部理解为预留消化潜在不良的缓冲垫,否则估值隐含不良率简直高得离谱。破净的部分原因应该解释为不确定性折价。真实的不良可能高可能低,但由于投资者看不清,在经济前景不明朗的阶段,市场会要求对部分不确定性折价。

对此,国信证券银行业分析师的解读认为,国内银行指数的低估值可能已经隐含了一次危机的悲观预期在内。因为次贷危机之前,日本虽然已经进入了低利率环境,但其银行指数整体PB仍有1倍以上,欧洲在次贷危机之前也是在1倍以上,欧洲和日本都是在次贷危机后才长期破净;而美国更是长期在1倍以上、很少破净。

有业内分析师表示,如果上述担心并非个例,那么对银行业的估值确实不能只从财报数据看。至少,还得要有经济预期得到改善这个前提成立。

UPS蓄电池

合肥市政设计院

南沙高空作业车租赁

洁净度检测